钟伟:十九大对金融改革的新表述

摘要: 来源:中国外汇

11-10 10:17 首页 中国外汇


近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系教授钟伟就如何解读十九大报告、“一带一路”建设等话题回答了《中国外汇》记者的提问。

钟伟认为,《党的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向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简称“十九大报告”)不仅是一个五年规划,更是一个将目标任务分解并覆盖到2050年的长期战略。与十七大、十八大报告相比,十九大报告中没有继续强调“健全现代金融体系”“推进金融创新”“发展民营金融机构”“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而是对下一阶段的金融体制改革提出了三个新的要求:一是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二是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三是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钟伟判断,中国经济进入了新时代,比起经济增长的数量,将更强调增长的质量,这也与我国新的发展需求相吻合。

《中国外汇》:该如何从总体上把握这份信息量巨大的十九大报告?

钟伟:十九大报告分为13个章节,共3万多字,是20年来篇幅最长的党代会报告。总体来说,这不仅是一个5年规划,更是一个目标覆盖到2050年的长期战略。十九大报告不仅对接下来党的任务进行了分解,对任务达成的时间也进行了分解:从现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从2020年到2035年,要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从2036年到2050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我们可以看到,十九大报告前面12个章节全面论述了十八大以来取得的各项成绩,而第13章则是以严肃的态度讲全面从严治党,强调要始终清醒地认识到党面临的复杂的执政环境,并指出“党内存在的思想不纯、组织不纯、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这表明了这届政府对继续加强党建工作的决心和态度,我个人认为今后党的自身建设只会加强,不会放松。

此外,十九大报告的结尾部分提到了“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为什么要突出强调青年?我理解,因为十九大报告是一个长期规划,本届政府工作只能覆盖其中一部分,更多的工作有待于年轻人来完成,所以对年轻人寄予了期待。

对于此前外界关注较多的修改党章问题,我认为不必过度解读。自中国共产党成立至今,党章一共修改了17次,此次修改也属于正常。

《中国外汇》:十九大报告中涉及金融体制改革的部分都有哪些新提法?

钟伟:十九大报告中,对金融体制改革的描述为:“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与十七大和十八大的报告内容相比,十九大报告中对金融体制改革的描述中没有出现 “现代金融体系”以及“逐步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同时,十八大报告中“加快发展民营金融机构”“推进金融创新”的表述在十九大报告中也没有体现。

十九大报告对下一阶段的金融体制改革提出了三个新的要求:第一,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按照我的理解就是所有的金融都要服务实体经济。第二,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这个说法是第一次出现,它表明央行有两个拳头,一个是货币政策,一个是宏观审慎政策,实际上构成了“双支柱”。第三,强调“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将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十九大报告涉及金融体制改革大量的内容都是围绕央行展开的,可见在未来的金融体制改革中,央行的作用将非常重要。

通篇看下来,我认为,中国经济不是进入了一个新平台或者一个新周期,而是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当前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新时代,比起高速增长的数量,将更注重增长的质量。正如十九大报告的表述:“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中国外汇》:十九大报告强调“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对金融监管人员提出了哪些新的要求?

钟伟:传统金融监管主要包括两大方向,一是机构监管,二是功能监管。目前,传统金融监管受到了来自互联网金融的强烈冲击,出现了新的监管方向——既不是特定机构,也不具备某种功能,但确实发生了违规行为,这种行为可以由任何主体在任何场所发起。例如对某些非金融机构违规行为的监管,不是单由“一行三会”就能完成的,可能还需要工信部、公安部的参与配合。在这种形势下,金融监管人员应该积极思考,如何在机构监管和功能监管之外,实现对行为的有效监管。

我认为,在技术化的背景下进行有效监管,监管者就必须比金融活动的参与者更懂技术。监管人员如果不能理解技术,就有可能丧失监管能力。在互联网技术进步持续冲击金融体系的当下,金融监管部门要以开放的态度吸引技术、法律等专业人才加入进来,如果传统金融监管还处于一个守住就行的状态,其实是很难守得住的。总体来看,我认为行为监管和技术监管会是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的两个重要方法,可以采取适当的技术去管理行为。

《中国外汇》:围绕“一带一路”倡议,社会上有许多热议。您怎么看这一历史机遇?

钟伟:对于“一带一路”倡议,我们还有很多需要思考的地方。第一,“一带一路”建设目前还处于“无编制、无预算、无目标”的三无状态。第二,“一带一路”建设呈现出投资跟贸易不和谐的特点。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量占外贸总量的比重接近30%,但是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量只占我们海外投资总量的大约10%。第三,支持“一带一路”的金融体制还不够完备。目前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金融机构主要是亚投行、丝路基金、国家进出口银行等政策性金融机构,市场化力量的参与显得不足。第四,随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名单越来越长,应当借助多边机构建立多边规则、多边优惠机制。总体来看,尽管我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但实际内容还不丰满,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值得我们静下心来好好思考。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中国外汇”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外汇管理杂志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公众号授权不得进行营利性使用。非营利性转载或引用,应注明“来源:中国外汇”。违反上述声明者,本公众号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




首页 - 中国外汇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