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在牛角上

摘要: 我爱这土地,爱得深沉!

11-10 14:13 首页 国网故事汇
01

去年我到牛角岭采访,山上的同事问过我一件事。

“你说,我是留在山里,还是去城里?”

他已经在山顶上驻守了整整17年,服务着这里的9个村1000多户村民用电。

他媳妇瞅着眼前这个几乎没有年轻人留守的村庄,一直吵着要搬城里住。

大女儿上学,只能到邻市的乡镇小学借读,初中就开始住校。

最近,小女儿又到了上学年龄,妻子再也忍不了了。

“大的受了那么多委屈,吃了那么多苦,还要让小的也受一遍吗?!”

妻子不再听他的劝说,哭得肝肠寸断。

同事心有愧疚,不知如何是好。

02

沉默了一阵,我说:“你已经有了答案不是?”

他低下头,说:“我想留在山里。”

“为什么?”

“这里太偏了,用电一旦有问题,从山下赶过来就太迟了。”

又说:“冬天大雪封山,人根本上不来,必须得有人住这里。”

再说:“农网改造任务重,还有井井通电工程,一刻也离不开人。”

但这些理由,好像还不能让他如此坚决。

他抬起头望着无边的群山,眼睛亮了。

这是我的家乡我都走了,乡亲们用电怎么办?年轻人都不愿意上来。”说完又低下头去,嗫嚅着,“我不想下山。”

03

同事叫苏明法,驻守在牛角村。

原本这里由两人负责日夜值守,8年前,另外一人搬到城里,苏明法一家4口搬到了电工组隔壁一间12平方米的房子。

妻子在一家村镇小作坊打工,期望我能说服苏明法下山。

“我真的在山上待够了,一天也不想待下去了。”

在她小声的啜泣中,我无言以对,只能默默下山。

后来,我听说他妻子硬拉着苏明法到城里买房子,想让孩子上个好学校。

之后,又听说牛角村盖了新楼房,苏明法想把家安在牛角村。

再后来,就没有了消息……

04

上个月,我接到一个电话,竟然是苏明法。

他在电话里兴奋地说:“女儿今年高考,考上了理想的大学,报个喜。”

我试探着问:“生活挺好吧?”

他答:“挺好的,欢迎再来牛角村做客。”电话那头,传来他妻子响亮的笑声。


那么看似不可克服的困难咋解决的?

他是怎么过来的,

他的家人又怎样呢?

答案就在视频里


供稿单位: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

淄博供电公司 远德亮 徐晨

责任编辑:项丹 邓通


首页 - 国网故事汇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