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全球金融论坛]曹远征:经济如果不是在新周期,那它是什么?

摘要: 干货满满:一众经济学家的精彩激辩!

11-12 05:43 首页 好买财富


8月26-27日,“2017北京大学全球金融论坛”在上海茂悦酒店成功召开。本届论坛主题为“金融风险管控和改革发展”,来自海内外学界、政界、金融实务界的六百余名北京大学金融校友和嘉宾齐聚上海,共议金融发展和稳定的新阶段。好买财富为本次论坛赞助商,好买财富董事长杨文斌作为北大上海校友会副会长兼秘书长、UFAPKU 副会长,担任本次“科技与金融”分论坛的主持人。


中国 L 型经济已经走完了吗?我们正站在历史的大拐点上吗?灰犀牛、新周期,还有什么新名词?这个论坛或许可以提供新的思路。一大波你所熟悉的大行首席经济学家,现身 2017 北京大学全球金融论坛,围绕“金融风险管控和改革发展”,展开激辩。


好买君给大家分享下大佬们的论坛核心观点。


曹远征:中国经济进入新阶段 



中银国际研究有限公司董事长

原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今天主要讲三个问题,第一个经济是不是在新周期,如果不是,它是什么?

第二个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宏观经济政策怎么安排的,特别是去杠杆怎么展开的。

第三个是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动能在什么地方,怎么来观察?


中国未出现新周期,经济会在L型底端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

 

首先说周期问题。市场最近在讨论周期问题,有人说中国经济,特别是二季度出现了比较好的表现,超出预期,经济由此进入新周期。还有人说好像不是,中国经济还在继续下行。我观察到中国周期在变形,自2010 年第二季度开始中国经济一直持续在下行,到现在已经持续 25 个季度,在这中间未产生波动。


所谓周期是指在经济结构稳定的情况下,经济有周期性的波动。它一定伴随着某种成果,于是我们可以说经济上行多少个月会下行或下行多少个月会上行。但我们发现中国超预期了,时间长度并不是按之前的周期在波动,说明这一次周期不是由需求引起的周期性波动。

 

有一些因素导致中国的经济难以保持高速增长。第一是劳动力成本不再低廉,这意味着劳动密集型的竞争优势正在丧失。第二,中国储蓄率随着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在下降,从2012 年开始下降,跟中国投资下降的时间是吻合的。第三,过去中国经济增长是环境污染型、资源耗费型的,现在资源约束日趋紧张,环境约束日趋紧张,节能减排是大势所趋,这意味着过去那种增长模式的动力在大幅度减弱。

 

这些因素导致中国经济下行,于是中国经济在 2010 年就开始告别两位数,进入新阶段,这就是新常态,换言之就是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这个特征还在持续,因此中国经济不大会出现跟 2010 年以前那样一种周期,即使今年的状况在变好。


虽然出口比过去两年有所好转,但是全球经济是否还会处于一个高速增长期使得中国经济依然可以维持像 90年代那样的出口导向型经济,这是要大打疑问的。还有一个现象,投资的增速,特别是房地产的增速投资在下行,相比之下,7 月份消费增速并没有预期上升的高,也就是说需求是比较微弱的。因此从需求端来测量周期的话,看来不存在新周期。


那么经济还会进一步下行吗?我们认为也不会,原因很简单,这次中国,特别是从 2015 年开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了明显的效果。供给减少,导致了 PPR 价格的上升,PPR 的上升意味着企业销售收入增长,利润向好。与此同时,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的工业企业,无论是国企还是民营,利润都在大幅上升,这意味着企业的还本能力在提高,杠杆有可能下降。中国的宏观杠杆率在降低,降幅可能在1%,一个典型的指标就是银行坏账率不再上升。


如果说企业的盈利水平在好转,企业的杠杆率在稳定,企业的销售收入在增长,这意味着经济或许不会下行。经济不会上行也不会下行,就意味着经济在触底,我们认为中国经济进入了 L 型底端,而且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什么时候会变化,取决于新的动能聚集,取决于结构的调整。


只有和改革相匹配,杠杆才能降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是什么样的?为什么大家都在讨论新周期?在 2016 年的时候大家很焦虑,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三降一去一补,去产能意味着经济下行,去杠杆意味着金融风险的暴露。今年,焦虑情绪消失了,因为经济形势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今年是什么情况呢?由于宏观经济好转,特别是我们看到在过去三个季度,GDP 已经是维持在 6.7 左右,今后估计也在这个水平上下,使去产能跟去杠杆的传导现象得以缓解。从而宏观政策又出现新的变化,也就是说不再需要大水漫灌似的总需求刺激性安排。

 

货币政策中性化同时,为了奠定可持续增长基础,又开始去杠杆,监管方面又开始做了新的安排,于是市场流动性在急剧偏紧,这也导致资本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尤其在债市方面出现了一些困难。有人说货币政策可能有问题,但是我想说这不是货币政策的问题。


一般来说,央行货币政策出现在大危机以后,是为了提高总需求的目的。但中央银行以前就有,在以前是干什么的?金融稳定。因此也带来一个新的考虑,就是说怎么来处理金融风险,这次金融工作会议被人们认为不仅仅是金融去杠杆,更重要是经济去杠杆。核心有两个,第一去杠杆的重中之重是国有企业,第二去杠杆的办法是改革,换言之,只有和改革相匹配,杠杆才能降下来。


我们注意到 在2016 年,当钢铁企业一旦盈利,退出生产的产能又重新投入生产,然后钢价又下降了。但去产能不仅仅是叫它退出生产,而是要叫它退出市场。去产能应该有两个维度,第一个应该在物理层面上把产能去掉,就是把炉子炸掉。第二个就是通过重组去产能,这是国有企业的改革,我们预计十九大以后,这个改革过程会逐步展开。


通过去产能,从而为去杠杆创造条件,这是宏观经济稳定的基础。金融要回归实体,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是最重要的方向,会构成今年或者明年宏观经济政策安排的主要框架。


中国经济前景在于结构转变

 

中国可持续增长的未来在什么地方?前面说过,可能在未来几年间,中国经济会处于焦灼状态,即老常态还没有完全丧失动力,新常态动力还不足,于是纠结在一起,大家相互较劲,经济很可能出现比较平稳的状态,没有什么太大的亮色。


这个过程中中国经济前景在什么地方呢?在于结构转变。中国经济结构说穿了就是两句话:第一是一二三产业全面发展,重点是发展服务业;第二是内外需共同提高,重点是扩大内需。扩大内需的核心是扩大消费,扩大消费的途径是增加居民的收入。


经济结构发生转变了吗?我们觉得有四个方向出现了积极的变化。这四个方向也预示着中国新产业的出现,也是做金融投资所应关注的方向:


第一个居民收入,中国居民收入自 2009 年以后开始调头向上。按照“十二五”的计划要求,或者说按十八大的要求, 2010 年到 2020 年,中国 GDP翻一番,中国居民收入翻一番。从 2009 年开始,中国的居民收入持续和 GDP保持同步,而且高于 GDP 增长,统计数据显示,就在去年三季度城镇居民的收入略低于 GDP,但是农村居民收入在过去将近十年中间,通常以 10%的速度增长。


想想看中国是 13 亿人口的大国,中国是一个庞大的消费市场,尤其是中国农民,有 9 亿农民,大家经常讲产能过剩,你注意到电视机过剩吗?冰箱过剩吗?这些是中国最传统的产业,卖哪儿去了?卖农村去了。过去大家认为中国的汽车工业堪忧,因为卖不掉,但预测失败,中国汽车工业在去年销售两千八百万辆,卖哪儿去了?卖农村去了。


 SUV 前十大销售品牌,有八个是中国品牌,那个车箱比较宽,价钱比较便宜,还可以当货车用,于是卖的很好,这令国外车商是大跌眼镜。这就是消费的潜力。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讲,房地产业在去年在三四线城市销售很困难,但在过去几年中间中国增长最快的是什么行业呢?是家具行业,我们认为农民现在的消费行为类似于 90 年代的城市居民,跟农民相关的行业应该是看好的行业,做投资的还得眼睛向下看。


第二,在“十一五”期间中国有一项任务没有完成,那就是研发经费要占 GDP的 2%。2012 年这个比重达到了 2%以上,现在持续在 2%以上,但研发经费的投入不是政府投入的,80%是由企业投入的。为什么企业愿意投入?很简单,中国劳动成本变贵了,需要机器替代劳动,中国是机器人消费的最大市场。北京正在开机器人大会,这代表着技术进步,这是我们过去没有想象到的。


我讲一个故事,我原先是做上市服务的,海尔的海外上市是我做的,因此我和海尔比较熟。海尔前几天来找我,说现在跟过去不一样了,他们佛山的工厂是黑灯工厂,没有电灯,为什么?智能制造,人们在外面用计算机控制就行了,车间内没有电灯。当时我很感慨,我今天到美的去看,发现美的所有的产品全部都是智能制造,我们才发现中国的技术进步如此之快,这是我们没有想象到的。

 

技术进步对于国家来说,不仅仅是卫星升天、交通下海这种举世瞩目的,更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把一只粗制滥造的鞋子造成品质制造,变成一个好的鞋,跟这相关的行业就是一个新兴行业。


第三,服务业发展迅猛。在2013 年服务业已经成为了中国第一大产业,现在已经超过了 51%,预计在 2020年会轻松超过 55%,而且不再是低端服务业,而是高端服务业。


第四,中国地区发展不平衡。沿海地区发达、西部的落后地区,过去常说在做政策的时候,中国也存在三个世界,第一世界、第二世界、第三世界,但是近几年这个局面正在发生变化。过去几年间,经济增长最快的是西部,不仅经济增长速度快,技术进步也快,目前中国最好的纺织技术是出现在新疆,中国贵阳变成了云计算、大数据的集中地。


在中国做高科技的投资,第一推荐的城市是深圳,第二是北京中关村,第三是成都——高新技术在西部的聚集区域。最早的一带一路开通,铁路就是俞新欧,后来有了沈新欧,现在浙江义乌都开出班列到欧洲去。如果关注投资请关注一下一带一路的国内段,也就是西北和西南,这些都是一些新的增长,尽管它还比较小,还是个嫩芽,但是它正在展现出蓬勃的红利。


那么什么叫宏观调控?我的理解就是为这些嫩芽遮风避雨,避免老常态掉下来把这些嫩芽砸死,所以要稳增长。什么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改善灌溉、改善土壤、改良品种,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支撑嫩芽快快长大,一旦这些嫩芽长成参天大树,中国经济就可持续增长。未来三年,也就是“十三五”期间,大概是这样一个结构转换、动力累积的过渡时期,这个时候有焦灼,有波动,但如果咬住牙坚持下去,我们会看到胜利的曙光,这是我对中国经济的理解。 


文章来源:2017北大全球金融论坛


也许你还想看


事情正在变好|2017年三季度资产配置指南
闯关MSCI成功,吃饭行情来了

投资路上你是哪一级?

中美债市都反常,或将是个好时机

货币基金现在正是跑步入场的好时机



好买财富,致力于提升中国人的理财质量

长按二维码 - 识别 - 添加关注



首页 - 好买财富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