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清华国防人】贾娜:参军入伍是一个正确且关键的选择

摘要: 编者按:九十岁月峥嵘过,八一精神薪火承。90年前南昌的那一份热血、那一份对祖国最质朴的感情,今天在清华园的另

11-12 05:43 首页 btbu国防力量

编者按九十岁月峥嵘过,八一精神薪火承。90年前南昌的那一份热血、那一份对祖国最质朴的感情,今天在清华园的另一群青年人身上延续,他们或是国防生、或是飞行学员、或是大学生士兵,他们选择了将最好的青春献给祖国。在建军90周年之际,他们要用自己的军旅故事,为人民军队送上祝福。



人物简介

贾娜,女,1986年12月出生,山西永济人,201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现工作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支援部队。

2007年参军入伍,服役期间,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被评为军事优等个人两次,获嘉奖4次,被评为岗位成才标兵一次。在校期间,曾获得人民网奖学金,先后被评为2009中国大学生年度人物、2010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清华大学“一二九辅导员”。曾担任新法1班思想政治辅导员、新闻与传播学院党建辅导员和心理辅导员。


在宝贵的青春岁月里,我选择参军,选择转为国防生成为一名后备军官,选择毕业后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我将步入中年时,我希望自己依然能够保持大学时的那份勇敢、坚定,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选择。

——贾娜

初入军营,现实开不出想象的花朵

入伍前,我想象中的军旅生涯是既艰苦又有趣,既激烈又神圣。夏天,骄阳似火,我们大汗淋漓地进行各项高难度的体能训练;冬天,寒风凛冽,大雪弥漫中仍旧有我们傲然屹立的身姿。三个月新兵连结束后,部队会考虑我的新闻特长,把我分配到某个宣传部门做个小记者。这样就有机会去孤山野岛和远海高空,生活一定是新鲜刺激又充满乐趣的。


但很快,美梦就破灭了。入伍第一天,心爱的披肩长发被班长一刀剪成了齐耳短发。第二天一大早,我因被子叠得不好受到批评。接下来的每天都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生活的全部内容就是叠被子、打扫卫生、训练队列,做任何事情都要向班长打报告。每周写一封信,打5分钟电话,吃一次零食,同年兵之间平时不允许说笑聊天,而且经常听到诸如“清华大学生了不起吗”之类的话。


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我每次打电话还是会调整好心态,说些“一切都很好,不用担心”等安慰的话,一挂上话筒就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但军队里从来都不同情弱者。班长的口头禅就是“哭有啥用!部队里最不值钱的就是眼泪!”我只好继续忍着,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哭,又不敢发出声音。


初入军营,美好的幻想被现实无情地浇了一瓢冷水。

“先下手为强”

对我来说,最难的是过生活关。刚来时,连里新老兵都有意避着我,同年兵也不大愿意和我聊天儿。我知道大家是把我当作“异类”了。要想改变这种处境,我必须“先下手为强”。


因此,打扫卫生时,刷厕所的活一般都被我抢先占用。帮厨时,什么活大家都不愿干我就上。我们全连只有二楼洗手间有一个热水器,而大家都住在四楼。冬天天气很冷,就只能用热水瓶打了热水提到四楼洗漱用。于是我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把全连的热水打好。五点半以后当战友们陆续起床时,已经可以看到四楼走廊里摆放整齐的50多个热水瓶。而且平时有战友需要帮忙我都是有求必应,不久就被冠以“大妈”的称号,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干活”著称。


时间长了,大家对我的为人有了了解,不少人主动找我聊天儿,说以前觉得大学生心高气傲,不好接近,没想到生活中的我却像“大姐姐一样善解人意”。与此同时,我在业务上的优势也日益显露。很快就在一次集中考核中脱颖而出,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第一个达到新兵跟班的要求。跟班后又再接再厉,第一批考出工作代号,并可独立担负值班。年终评比,因为各方面表现突出,我荣立三等功,是中队有史以来第一个荣立三等功的义务兵。

入伍第二年,释放与起飞

都说部队里只有新兵最辛苦,到了第二年就可以“舒舒服服得当老兵”。但对于我,如果说第一年是在储存能量,第二年才算得上真正的释放和起飞。


2009年3月,14名新同志被分配到我们通信站。按照连队惯例,初学业务都要集中训练两个月。因为这两个月是打基础和适应连队生活最重要的时期,所以历来领导都会选择经验丰富、业务突出的第五年兵当集训班班长。考虑到我的文化水平和平时的为人处事能力,领导决定让我作为副班长来带今年的集训班。而我也有幸成为连队历史上第一个带集训班的义务兵。


记得当时有新兵说“贾班长生活中是只温柔的猫,工作中就变成了凶狠的老虎”。的确,我对新兵们在工作上的要求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我要求她们工作态度必须严谨认真,平时必须进行大量的重复性训练。


作为班长,打扫卫生、帮厨、打水等我都和大家一起干,休息时和她们围坐在一起讲笑话、聊天儿。为此有些老班长私底下不无担心:“这样带兵她们怎么会怕你?那还管得住吗?”我说:“带兵不是管兵,更不是让兵怕我,只要她们服我就够了。


两个月集训班结束考试,14人成绩全部合格,而且平均速度比去年同期提高了7~8组。班长们也惊讶:“原来这样也能带好兵!”并将此归结为“贾娜快乐训兵法”。

攻读硕士学位,二次入伍

部队两年的时光匆匆而逝,退伍季来临前,

徒弟问我:“师傅,你舍得离开这里吗?”

班长问我:“回到美丽的大学校园,还会怀念部队吗?”

领导问我:“贾娜,有没有想过留下来继续为部队做贡献?”

我当时的回答是:无论走到哪里,两年军旅生涯都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我舍不得离开部队,只是现在需要回到学校完成未竟的学业。学到更多的知识和技能后,我会再回来。


我没有食言,我真的回来了。在2011年6月份,临近本科毕业时,我提交转成国防生的申请,在研究生阶段成为了一名国防生。如果说大学入伍时,我仅仅是因为想丰富自己的人生体验,那么选择二次入伍,就纯粹是因为军人情结,两年的部队生活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军营的魅力。士兵们对军人身份的强烈认同,对艰难困苦的无所畏惧,对使命责任的无比忠诚,都深深地感染了我,吸引了我。


2011年8月,我被保送成为本校本院的研究生,同时转为国防生,并担任新闻和法学专业国防班的辅导员。

我记得带班没多久,班上的一位学生就出现了迷茫、焦虑的状况,当时我和他聊天时,告诉他:当你迷茫不知所措时,一定不要停滞不前,你去做两件事,绝对不会错——健身和阅读。这也是我在大学阶段一直努力坚持的事情,我从中受益颇多,也想让我的学生们能够感受到体育锻炼和阅读带来的改变。

在带班的阶段,我继续着自己研究生的学业,深入研究国内外局势、学习舆论战经典案例、了解新型作战模式、去解放军报社和人民日报社实习实践,带领国防生们学习军事理论、训练军事技能。


生活忙碌且充实,但目标异常坚定。

成为一名后备军官,一切都是为了再次回到军队而储备能量。

平淡充实的当下

如今的我,作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女军官,已经在部队的新媒体部门工作了3年多。3年多的时间里,我结识了现在的爱人,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养育了一个天使宝宝。与此同时,我对国家和军队的感情、对军人身份的认同、对新型战争的认识,却愈发深刻。


随着高科技的日新月异,未来战争与传统战争会迥然不同。软实力的传播影响、网络战场的隐蔽斗争、高新武器的精准打击、跨领域的联合作战等等,都对我们这个时代的军人提出更高要求。


虽然已年过而立,又担负着养育子女和经营家庭的任务,但我感觉自己对军人这份职业的责任感和紧迫感更加重了。现在的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希望祖国强盛不衰、社会清明和谐、国土庄严安宁,因为我希望我的女儿以及我们的下一代都在如此的环境中成长、发展。


我相信,军人最大的成功不是能杀敌无数,而是有能力去阻止战争、遏制战争。


所以,我投入更大精力来研究新型战争和心理战谋略。我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女性,相夫教子占用了我很多时间和精力。但我同时又是一名接受过清华大学最前沿教育的硕士生,我也是一名肩扛责任和使命的新时代军人,这就意味着我要以更高的效率、更辛苦的付出来平衡多个角色之间的关系。


为了能够下班后全心全意陪伴女儿,我必须竭尽所能把所有工作任务在上班的8小时内完成。为了保持充沛的体力和昂扬的精神面貌,我坚持每周高强度锻炼3-5次。为了把有限的时间用来做更多的事情,我几乎屏蔽了逛街、闲聊、无意义的网络浏览等诸多可有可无的娱乐项目。为了保持头脑的灵敏和思想的前沿,我坚持每周读书1-2本。


于是,我在喂奶的时候阅读,在哄娃睡觉以后去健身,在别人看手机聊天的时候搞研究写论文。此外,我还做了大量的实地采访和一线调研。


是的,当妈妈以后的我工作效率更高、身体更加健康、自控能力也更强。


10年前,我选择在大学期间参军入伍。10年后,我依然认为当初的选择正确且关键。


这个选择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让我有幸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神圣的组织。这个选择也重塑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让我懂得如何去守护家与国。这个选择赋予了我自信和能量,让我拥有了对抗挫折和解决问题的力量。


我今年31岁,未来还有很多变数,亦会有新的选择。无论如何,我都会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首页 - btbu国防力量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