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成为一名喷子的#3

摘要: 这次真的开喷了!

11-11 18:18 首页 高玩癌



哎,说起来真是惭愧,我扯了这么久居然没有提到为什么我变成了一名喷子。所以按照惯例,这次我当然。。。。会说一下。。。


这阵子大家应该都知道【绝地求生:大逃杀】这款游戏有多火,我作为一名 dota2 爱好者,几个月前就从各个主播那里听到了“吃鸡”这两个字。本来我是不打算玩这个游戏的,直播看看别人玩就好了,毕竟我和KK打【CS:GO】打出过1杀26死的惊人成绩,所以 FPS 游戏应该不适合我。但是架不住KK三番五次的安利,终于痛下决心剁了一次手。


然后我的画风就开始变得诡异起来了。。



这个周末经过多次“落地成盒”的经历后,我决定去官方微博学习一个,提高一下自己的姿势水平再战,结果在官微置顶看到了如下情况。。



除了服务器问题,这款才出了没多久的游戏看上去也出现了外挂。现在的外挂制作人员的勤奋程度我觉得是个老板都会情不自禁地点赞吧?我觉得我找到了我战绩不佳的原因,并且打算下一盘观察一下谁是开挂的,结果KK看着我,语气沉重地说:“我觉得你应该没遇到挂,只是单纯的比较菜,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动不动就会站着被车撞死的。。。”


这个话的真实性我们暂且不去讨论,话说回到喷人,它几乎就是伴随着我的网络游戏史一路走来的。


我第一次在网上骂人的经历十分诡异。当时我爸还在【X锋网络游戏世界】打双扣,我在旁边吃着饭呢,突然他就喊我过去,我以为他要吃饭,让我代打一下呢,喜滋滋地就跑过去了,结果他指着屏幕对我说“快帮我骂一下这个人,他作弊!”


我自然是一脸懵逼,毕竟真人吵架我和别的小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方言用语更是熟练至极,网上对骂可是头一遭。我问我爸他是怎么看出来对面作弊的,难不成双扣打多了练就了隔网看人这样的绝技?我爸解释道“不是,这个人好像能看牌一样的,我和我对家出的牌他好像就看着我们的牌压着打的#¥%……*&”总结一下就是这个人很厉害然后如果他真的那么厉害不应该只是在这么低的等级房间打牌云云,我爸打得很憋屈,但是苦于不会打字,就只能让我上阵了。


我示意我爸稍安勿躁,然后就开始打字了,“哥们儿,玩个牌你还作弊,没意思了吧?”“傻X,浪人算牌(一个用于记录场上所有人手上剩下的牌和出过的牌的辅助程序)你不知道啊?作弊NMB啊”卧槽,我这么和善的语气你也能炸?“哎你骂谁呢,我X!#$%^&*(”最后游戏结束了我俩很有默契地都没重新开始游戏,隔空对骂了好久,我用尽脑海中的骂人词汇结果还是败下阵来,在这之后我最遗憾的就是不知道如何打字表述我们方言中骂人的词汇。。。


曾经的浪人算牌


真正让我开始意识到社会险恶的游戏是【传奇】这个游戏,它的设定是出了安全区就可以无限制PK,而且有一定概率身上装备会随着人物死亡掉落。


在这个游戏中7级之前是不收费的,作为一个买不起月卡的小学党,我最多就是在新手村度过免费期过过瘾。


正当我和一头鹿捉对厮杀砍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一张火符,一下就把我给秒了。我茫然地看着变灰的屏幕,心想可能是人家想打怪结果打错人了吧,这种事情还是偶尔会发生的。于是我收拾一下心情点了复活,打算出城再找个鹿练练手。结果还是同样的剧情,我又一次死了。这下我可就炸了,看着远处那个一身高级装备的道士,我都没点复活,就打字问他为什么要杀我,他淡定地回答了一句:“心情不好,我想杀就杀咯,有本事你别出来啊?”


我 TMD 。。。。


憋了半天居然没想出什么能骂他的话。我不信邪,复活之后换了个方向出城,结果依旧被杀了。。。就这样我在反复死了十多次之后得出了这游戏不适合我的结论,然后我就下线了。之后的故事就是我和P哥在私服里和网吧里的大人们对砍,但是由于他们都充了VIP买了装备,我俩虽然有一些基本装备但是还是不是对手,只能被追着跑,但是好歹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所以我俩还玩得挺开心的。


在经历了这个事情之后,我意识到了自己言语上的匮乏,并且下定决心下次不能再这么丢人了。说实在的,现在玩个游戏你不会几句喷人的话真的非常尴尬,因为就算你不想喷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喷,是人总得有点火气吧?情绪想发泄又不知道说什么那该多尴尬。于是我每次玩游戏,都会留心观察世界频道之类的地方有没有人在对骂,并且从中学到了很多新奇的恶毒词汇,简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上初中之后,我开始玩一款叫【热血街霸】(现在叫【新热血英豪】)的格斗游戏,它可以选择的地图繁多,但是它们有个共同点就是或多或少都设置了“悬崖”这类的边界,一旦人物被击飞到这个地方,不管多少血都会直接死亡,所以游戏里就出现了很多喜欢“阴人”的玩家。


这个游戏由于算是竞技类游戏,我玩得还算可以,但是每次明明对手打不过我,却躲在角落里把我阴下悬崖反杀时,这个从天上到地下的落差感让我气得只能通过问候他全家来舒缓自己的情绪。后来我慢慢也明白了,既然游戏是这么设定的,那么它的存在就是合理的,于是我也慢慢地学会了如何蹲点阴人,每次把人打下悬崖后看着他长长的血条被清空总能让我有种异样的满足感。。。


当然在这个时候我就成了被喷的对象,不过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对喷我也不虚,于是好好的格斗游戏就被我们玩成了聊天游戏,这个过程中还要尽量避开系统的关键字屏蔽,真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我在德国读预科的时候,遇上了我的好基友天哥,他带我入坑了 DOTA ,在这之前我只是个偶尔玩玩【魔兽争霸3】的菜鸡玩家。当时觉得这一类的RPG地图肯定也只是比较小众向的,就带着娱乐的心态和他一起玩了几把,游戏开始前他只是提醒了我一句“不要送太多”,然后我就看着他一个人打五个电脑。。。。


就这样,他带着我玩了一阵子人机之后,觉得我几个辅助英雄熟悉得差不多了,就带我去一个欧洲平台和人对打了。在那段时间,我又感受到了小时候作为菜鸡瑟瑟发抖被大佬支配的恐惧。“你这技能别乱放啊,CD14秒呢”“你怎么又死了?”“你别抢大哥的钱啊,你是辅助!”“买了眼别放在身上,赶紧把视野去做了”



当然平心而论天哥虽然话多了点但是教的东西都很实用,我自觉学有所成,就开始偶尔一个人去和老外打,在这个叫RGC的平台上,基本上的玩家都在第一个频道里打,所以各国玩家鱼龙混杂,水平也是相差悬殊,但是骂人水平和你的分数不一定是成正比的,有的老外即便是送了人头都能反过来喷你,这段经历让我对于喷人的理解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在这之前以我惨淡的英语水平就知道个“FUCK YOU”是用来骂人的,我原以为这也差不多够用了,结果我忘了我所在的是欧洲服务器,不说英语国家的人骂人不止于这一点词汇,“Retard”“Noob”“Moron”之类的词语我都还没能熟练运用,我就又遭遇了西语,俄语,法语,德语等各种语言脏话的冲击。“Puta,mierda”“cyka blyat idi nahui”“merde,con”“Arschloch”。。。在不同文化的冲击之下,我的外语水平以这种诡异的方式提高了不少。


当然,众所周知在那个时候的 DOTA 界基本已经是中国 VS 世界的局面,你取个中文 ID ,在游戏里很容易就被对面针对,他们杀你一次会嘲讽,输了之后跳脚喷出的脏话更是没有下限。既然代表了CN,我们当然也不能认怂,能杀当然就要堵得对面出不了泉水,偶尔遇到打不过的就只能用上还不是那么熟练的英语,谷歌百度齐上地和他们对骂。



从我个人的经历来看,竞技性强的游戏娱乐乃至体育运动之中,喷子数量会明显增多,不论是足球篮球还是 DOTA LOL。我想大概是因为很多人的胜负心更强,而另一些人只是把游戏当作娱乐,并没有很看重输赢,而是自己玩得开心就好。其实他们之间没有谁对谁错,但是一旦这两类人相遇,观念和立场的不同必然就会激发双方矛盾,所幸绝大多数时候都只是网上对骂,很少发展成真人 PK。


由于之前留下的习惯,我直到玩 DOTA2 还时不时会开语音和队友对骂,曾经把一个一起开黑的朋友说到删我好友,更是在某个职业选手表现很差的时候在微博上喊着让他退役。。。现在我的年纪也不小了,玩游戏也玩得少了,心态慢慢开始有了变化,想了想喷人这种行为还是十分不可取的,恶毒的言语会对别人造成很大的伤害,所以我最近在试着慢慢改变自己的这种习惯。也希望各位在一盘游戏结束之后,少吵一些架,多分析输赢原因,提高自己的同时,能不留遗憾地打出:


“Good Game Well Played!”





首页 - 高玩癌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