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大校园新地标!他,是百年师大体育学科的缔造者,中国体育科教事业的领航人

摘要: 袁敦礼雕像近日落成,老校长精神永不忘。

我国著名的体育教育家、我校老校长袁敦礼先生一生热爱教育事业,为我国现代体育教育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为继承和弘扬袁敦礼先生的教育理念,鼓励和支持我校青年师生投身体育教育及科学研究,推动学科建设及发展,自2008年,老校长先生子女累计捐资180万元设立袁敦礼体育、科技与教育奖励基金,作为永久性留本基金,本金收益用于奖励在体育、科技与教育领域做出优异成绩的在校教师和学生。


“袁敦礼先生是北师大体育学科的缔造者、是中国体育科教事业的领航人。

我们在此为袁先生塑像,希望师生们能够时常感悟袁敦礼先生的崇高精神和优良品格。”

——体育与运动学院院长殷恒婵教授在袁敦礼先生塑像揭幕仪式上如是说道。


9月22日清晨,在学校邱季端体育馆北侧,学校国内合作办公室主任屈浩、教育基金会秘书长张吾龙、体育与运动学院院长殷恒婵、分党委书记刘林共同为袁敦礼先生塑像揭幕,袁敦礼先生的家人和全体师生向塑像鞠躬致礼。塑像落成及揭幕是北师大体育学科百年系列活动的重要一环。


左下:塑像揭幕后学校、学院领导与袁敦礼先生家人合影

右下:全体师生向袁敦礼先生塑像鞠躬致礼


塑 像 铭 文

袁敦礼(1895—1968),字志仁,河北徐水人。教育家。1917年毕业于我校并留校筹建体育专修科。后留学美国,在芝加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霍普金斯大学学习。归国后历任我校体育系主任、教务长、训导长、校长和中国全国体育总会副主席。对我国现代体育理论、体育教育与竞技运动、健康教育及电化教育等均有肇始之功。

塑 像 缘 起

二零一七,岁在丁酉,北京师范大学体育与运动学院恭逢百年华诞。现今日学科兴旺,英才腾涌,追慕上世纪初至中叶,袁公敦礼倡导,吴蕴瑞、董守义诸先生襄助,引西学体育之理论,写华夏教育之新篇。筚路蓝缕,艰苦备尝,披荆斩棘,矢志不渝,京师体育教育遂领一代之风尚。感先贤开启之功,劈后学赓续之路,乃敬塑敦礼袁公像一尊,以表高山仰止之情,以励光大德业之志。俾我同仁,不忘初心,再创体育科教之辉煌。


体育与运动学院院长殷恒婵教授

在袁敦礼先生塑像揭幕仪式上发言



迈出中国体育教育的第一步

20世纪初,“体育运动”这个词汇对中国人还很陌生,体育教育事业尚未起步。虽然国内已陆续兴建了一些新学校,但是国人对体育教育并不了解,体育课大多不被重视。

面对这样的现状,有一个人立志要做出改变,强壮国人之体魄——他,就是袁敦礼。1917年,作为北京高师(北京师范大学前身)体育专修课的主要创办人之一,袁敦礼先生开始为学生讲授体育理论、解剖学、人体生理学等课程,从此踏上了筚路蓝缕的终生奋斗。

北师大校史上,是这样记载他的:袁敦礼,字志仁,我国著名教育家、体育理论家,我国近代体育开拓者之一。袁先生特别重视体育运动的教育价值与意义,体育与运动学院的后辈们,对他的语录耳熟能详:“不懂体育,很难成为一个优秀的教育家;同样,不懂教育也很难成为一个优秀的体育家。”

1895年10月25日,袁敦礼生于北京,1913年考入北平高等师范(北京师范大学前身)学习。1917年留校任新建的体育专修科秘书兼通译。1923年赴美国深造,先后在芝加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和霍普金斯大学攻读健康教育、体育理论及生理学,广泛接触美国体育教育界人士,汲取经验。

1927年,袁敦礼学成归国,历任北京师大体育系主任、教务长。抗战期间师大先后西迁至陕西和甘肃,袁敦礼先后任教务主任、训导主任兼体育系主任。1946年,师大复员北平称北平师范学院,他出任回迁后的首任校长。1948年,袁敦礼拒绝国民党让他撤退到台湾的指令,听从周恩来同志的劝告,坚持留在大陆迎接解放,并为我国体育教育事业奉献终身,直至逝世。



让中国人也能组织大型运动会

在体育技能训练方面,袁敦礼要求学生理论与技术并重。袁敦礼曾说:“只重视学理论,则只能是纸上谈兵;而只学技术,难以精益求精,缺乏理论依据。只有两者兼得,才能成为优秀体育教师。”

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重要舞台之一就是运动会,而当时还有这样的一个现状,大型运动会程序复杂、人员繁多,因此几乎都由外国人组织开展。袁敦礼心中不服气,渴望为打破这种状况:“要让中国人也能组织大型运动会,要培养中国自己的体育赛事组织员。”

为此,袁敦礼亲自带领学生承担大型运动会的组织、裁判工作。自那时开始,学校一年一次的全校运动会的裁判长、裁判员、记分员、发令员等都由体育系学生担任,甚至解放前的华北运动会、北平运动会、陕南运动会、兰州运动会等也都有师大体育系学生参与组织。在实践中砥砺琢磨的北师大体育人才成长迅速,北师大体育系的毕业生一到驻地就可以主持大规模的运动会,广受欢迎。

在众多先贤的带领下,师大体育学科蓬勃发展,在篮球、足球、田径等体育项目的比赛中成绩突出。早在民国时期,师大篮球队就闻名中外,在国内的大赛中屡获冠军。1921年曾代表中国队出战第五届远东运动会(亚运会前身),取得了我国在国际大赛中的第一枚篮球金牌。师大第一届体育专修科学生朱恩德在1919年第四届远东运动会上包揽了田径五项和十项全能冠军。



持续为国家输送高水平运动员

袁敦礼把培养有真才实学的优秀体育教师看作是富国强民的途径之一。体育专修科将培养目标定为“养成完全体育教员”,袁敦礼在教育教学中也十分注重文化学习、技能训练、品德塑造等多方面综合培养。

课程安排上,体育系学生入学后必修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课程,如国文、英语、伦理学、心理学、卫生学、生理解剖、教学法等,要求体育系学生的文化知识和科学知识都达到当时大学毕业生应具备的水准。学生还可以根据个人兴趣和需要选读第二专业,许多体育系的学生兼修了教育、英语等学科,取得了优良成绩。袁敦礼先生的这种教育理念至今仍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中国体育教育事业建设者,师大体育学科建设者尤其注重传承先贤的优良学统和教育理念。

据体育与运动学院教授高嵘介绍,百年来,师大体育学科的人才培养规模不断扩大,专业设置不断拓宽,在保留传统体育教育专业优势的基础上,增设了运动训练专业,持续为国家输送着综合素质优秀的高水平运动员。高嵘教师骄傲地说:“我们始终注重培养文理兼修、知行合一、品行端正的体育教育人才。我们师大的毕业生踏实认真,肯埋头苦干,现在已经有很多成为了优秀的一线体育教师。北京市特级体育教师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师大体育系毕业的。”

袁敦礼先生倾毕生精力,献身教育和体育事业,为北京师范大学体育学科百年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国家培养出大批德才兼备的体育学科骨干教师和教练员,为中国近现代体育教育的理论和实践都做出了卓越贡献,改变了祖国体育事业的落后状况。



袁敦礼语录

袁敦礼先生曾经这样激励师生:“不懂体育,很难成为一个优秀的教育家;同样,不懂教育也很难成为一个优秀的体育家。”

  “全人类是一个总生命,个人在全人类中不过是生命的一个段。”

  “所以我们是继承前代的生命和生命所附带的文化。我们同时要把前代文化发扬光大。”

 “替后代谋幸福,使人类世世代代,新旧更迭,继续下去,这是人类生命的意义;也就是个人在这个生命中的意义。”

袁先生还特别声明,强调理论学习不是以削弱运动技术的操练为代价的,要使人们喜欢且能从事运动休闲,“必须先有优良的运动技术,才能发生兴趣,持久不逾” ,还认为“竞赛运动为发育青年最有价值的教育方法” ,但明确反对以比赛为目的“锦标主义”倾向。他说:“学校体育之目的,为养成其技能。民众体育之目的,为给其运动之机会。” 可以看出,袁先生鼓励对运动技术的熟练掌握,但始终强调“体育目标为教育目标”的主导思想。因此,“一切体育上的活动,一定要有实际教育意义,如果没有教育的意义,无论有什么好听的价值全部是虚伪的,不值得提倡”。

 “只重学理论,则只能是纸上谈兵;而只学技术,难以精益求精,缺乏理论依据。只有两者兼得,才能成为优秀体育教师。”


在一百年以后的今天,我们站在历史的这头回望,回荡在耳边的仍然是袁敦礼先生字字泣血的箴言,正是这些话,影响了师大体育一百年。今天,他的雕像在师大肃立,就犹如他的话语与精神,仍然长久地在师大人心中回荡。



参考文献:

  1. 袁敦礼.谈谈“体育”一词如何解释的问题[A]. 参见:林淑英, 张天白. 中国近代体育文选(体育史料第17辑)[C].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92:441

  2. 袁敦礼.世界欧(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价值及对于我国体育的影响[A]. 转引自: 林淑英, 张天白. 中国近代体育文选(体育史料 第 17 辑) [C]. 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1992:173.

  3. 吴蕴瑞,袁敦礼.体育原理[M].上海:勤奋书局出版,933:114.

  4. 王淑芳.现代体育教育的先驱——袁敦礼[J/OL]. http://www.bnu.edu.cn/alumni/bnu100/28/111.htm, 2002-03.

  5. 袁 璞,袁 玫,袁 玖.著名教育家、体育与卫生家,我国现代体育与卫生的主要开拓者之一——袁敦礼教授[Z].(函访资料)2007.11.



文案:苏琳、张蔚

摄影:罗红松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

编辑:吕一鸣、王天昊



首页 - 北师大教育基金会 的更多文章: